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爱尚小说网->一品修仙->第一六六章 龙血宝丹,橘猫上门(七千二)

第一六六章 龙血宝丹,橘猫上门(七千二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陈友达还想问什么,秦阳翻了个白眼,闭上眼睛,懒得理会……

  这会伤势还是恢复,才感觉到疼的撕心裂肺,也是字面意思……

  自己的右肺,可真是多灾多难,这才多久啊,就被洞穿两次了,以后一定要买个护心镜,放在右胸。

  陈友达的丹药效果不错,落在右胸破洞之后,立刻膨胀开来,蔓延到缺口的血肉上,激发血肉生机,飞速的生长恢复,再加上乙木精气结晶补充远远不断的庞大生机,不多时,右胸的破洞便重新长出了新肉。

  只是新长出的血肉,比较脆弱,呼吸的时候,都感觉到右肺里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。

  轻轻一咳,喉头就有了一丝血腥气。

  “裘兄,你没事吧?”陈友达还在翻腾玉瓶,拿出一大堆的丹药……

  “陈兄啊,这次算是结束了,不过你可长点心吧,以后可千万别这么轻易被人坑了,我接下来要修养很久的,可没工夫陪你继续玩大的了……”秦阳拍了拍陈友达肩膀,一声长叹……

  特么就是陪这个咸鱼二世祖来抓个鱼,消遣一下而已,谁知道发生这么多事。

  要不是自己英明神武,善于抓住机会,差点就挂在这里了。

  “行了,你可什么都别说了,赶紧先出去露个面,这里出现破洞,洞府之中的一切,都已经暴露在外,福伯应该也已经到了,你先去报个平安,我去里面看一下有什么遗漏没有。”

  秦阳挥了挥手,打发陈友达先离开这里,自己则向着海天神泉而去。

  费了这么大劲,不将天一真水也搞到手,岂不是亏大了。

  也不知道噬魂兽走了没有……

  一路赶到海天神泉所在的位置,开启机关走下去。

  里面已经是空荡荡一片,噬魂兽不见了踪影,乌贼也不见,应该是抱着噬魂兽大腿一起走了。

  海天神泉内,唯有一小池的天一真水,静静的躺在那里。

  小水池的上方,天一神石静静的漂在那里,恒古不变,源源不断的凝聚天一真水。

  秦阳取出玉瓶,收取其中的天一真水,玉乃石中精华,倒是最适合盛放天一真水,只不过这玉瓶质量不够,存放不了多久,便会被天一真水化去,算算时间,差不多也足够了,到时候再给换一个玉瓶就行了。

  将天一真水搜刮完,秦阳飞到天一神石之上,摸着这块神石,眼馋不已,天一真水不过是金蛋而已,这块神石,才是会下金蛋的母鸡。

  只是可惜,除了深海之中,水力镇压其他所有力量,有无穷无尽,源源不断的水中精华,别的地方,纵然十万年,也不一定能凝聚出这一小池天一真水的十分之一。

  就放到这里,过上个万把年,再来收取一次天一真水,才是正道……

  秦阳左看右看,纠结半晌,喃喃自语。

  “宝从门前过,不拿是罪过。”

  伸手一抓,施展拾取技能。

  果然,这天一神石,已经是无主之物,轻易而居就被拾取,顺便也完成了炼化。

  将其收入储物手镯内,秦阳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上面的牙印和小血洞,依然存在,吃了这么多疗伤丹药,再加上乙木精气结晶的庞大生机,都无法恢复。

  也不知之前在第三身的永恒安眠地,被什么邪门的东西咬了一口。

  伤势倒是不重,稍稍控制一下肌肉,堵住小血洞,连血都不会流,只是这一点小小的破绽,以后可能会被人利用。

  只是自己听说过的,起码就有六七种可以利用这一点小破绽,将人搞死的法门。

  算了,还是回去再想想办法吧……

  从海天神泉出来,秦阳关闭了机关,心中一动,对着其中一座残破雕像的底座,连续轰了几拳,硬生生的将雕像轰断,收入手环里,再稍稍打量了一下,看起来没什么破绽,这才放心的离开。

  噬魂兽走了,海妖也彻底死了,这里又出现破洞,之后肯定会有人来这里探查,起码玄天圣宗肯定会派人来好好搜刮一遍。

  天一真水的事情,绝对不能让人知道。

  顺着破洞的位置,离开洞府,陈友达还在外面等候着,而福伯站在陈友达身旁,满脸慈祥,眼神柔和,见到秦阳之后,立刻率先挥了挥手。

  “此次友达历尽艰险,得以生还,全赖你之功,老夫听说你伤势未愈,又受重创,友达没轻没重,不知深浅,乱用丹药,那些丹药对一般修士倒是不错,可是你有修习炼体之法,之前服下的丹药便无甚大用了。”

  福伯拿出一个乌金铁盒,递给秦阳。

  “炼体修士,肉壳坚硬,内有玄妙,难以损失,可是有所缺损之后,恢复起来却也更难,若是恢复不好,终会留下破绽,以后神通自生,也会遭受掣肘,说不得会留下很大缺憾,这颗乃是龙血宝丹,以一滴真龙血脉的龙族精血为引,辅以大量大补气血的灵药炼制,最适合你,你快服下。”

  秦阳暗暗心惊,这礼物可不轻啊……

  这个世界,龙族神秘之极,真龙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基本只有传说和种种遗迹,偶尔会有人见到的龙族,大顶天也不过是拥有真龙血脉的龙族而已,事实上,寻常所说的龙族,现在早已经跟真龙没多大关系,都是一些亚种后裔,上述数十代,才有可能拥有一丝真龙血脉。

  这颗龙血宝丹,内有一滴真龙血脉的龙族精血,这滴精血,十有八九也是在有关系的情况下,花费巨大代价,交易而来的,强抢是不可能的。

  但凡是有真龙血脉的龙族,无一不是强的离谱,凡是有屠龙情况出现,被屠的皆是普通龙族而已,真龙血脉的龙族,据说已经有上万年没有陨落过的记录了。

  这些真龙血脉的龙族,对外的时候,团结无比,护短至极。

  这颗龙血宝丹,价值可不是一般的高,绝对是不可能在外面买到的。

  打开铁盒,其内一枚似是金铁一般的丹丸,上面龙纹遍布,表面燃烧着一层血色的火焰,只是打开盒子,轻轻一嗅,便能感觉到周身气血,稍稍增强的一分。

  “好强的气血!”

  “裘兄,快点服下啊,你这次伤势太重,血肉缺失,是我莽撞了,你快服下,补足缺憾。”陈友达催促着秦阳快点服下。

  秦阳也不矫情,进了玉辇之后,立刻盘膝而坐,服下龙血宝丹。

  自己的情况,自己最是清楚不过。

  炼体修士,强则强矣,却也不是没有缺陷,一般的撕裂伤势倒还好,甚至可以不服用丹药,全靠自身气血就能恢复如初。

  最难恢复的,便是血肉缺失的伤势,新长出来的血肉,短时间是无法恢复到原来的强度的,也无法与肉身契合为一,就相当于凭空多出来一个罩门。

  若是一直无法将新肉完美契合到肉身,这个破绽便会一直留下,以后肉身越来越强,到了神通自生的地步,能不能衍生出神通,都是两说,纵然可以,威能品阶也会大打折扣。

  上次被惊神箭贯穿的撕裂伤,和这次血肉缺失的伤势,完全是两个层次。

  所以秦阳才会说,这次养伤会养很久的……

  现在有机会尽快恢复,秦阳自然不会推辞,救出陈友达,他的长辈为了表示感谢,送个龙血宝丹而已。

  再说,古人曾言,长者赐,不敢辞。

  古人又言,宝从门前过,不拿是罪过。

  又有什么天授不予,反受其咎。

  一连串的念头一闪而逝,秦阳张口吞下龙血宝丹。

  如同吞下一颗火炭,落入腹中,立时感觉到浓郁的热量,转瞬之间传遍全身,右胸新长出来的血肉,只是被一次冲击,便崩碎为齑粉,右胸重新露出一个拳头大的空洞。

  “嗷……”

  一声龙吟炸响,气血之力,疯狂攀升,在右胸空洞处,凝聚出一条细小的血龙,血龙对着伤口,不断吐息,一口口燃烧着血焰的血浆,覆盖在伤口上,慢慢的衍生出新的血肉。

  这次衍生出的新血肉,金光灿灿,气血浓郁之极,只是刚刚衍生出来,便已经追上了肉身原本的强度。

  随着血肉重生,血焰从伤口笼罩全身,洗练肉身每一寸角落,不过片刻,便将肉身洗练的混元如一,完美无缺,伤势带来的缺陷,立刻消失无踪。

  而剩下的庞大药力,继续洗荡周身内外,不断提升肉身强度,壮大气血。

  眼看提升到了极致,药力还残余过半,继续提升,就要顺势冲击到三元之中的胎元境界了,秦阳暗暗蹙眉。

  现在可不是提升的好时机……

  起码也要将三水塑体正法修成之后,再晋升三元。

 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,道经的运转便自行变化,残余的药力,也似功法秘术一般,其中神妙,融入道基之中,残余药力,被凝聚成一头张牙舞爪的血龙纹身,印在右胸上。

  秦阳缓缓的睁开眼睛,心头一阵愕然。

  这就是紫霄道经的强大之处么?

  什么攻伐防护神通皆没有,只是构建完美道基,只有海纳百川,融汇万千功法这一个神妙。

  没想到,竟然连宝丹之中蕴含的神妙,都能将其犹如功法一般,融入其中。

  细想一下,心头倒是生出一丝恍然,低级的丹药倒还罢了,纯粹药力滋补,而高级点的丹药,无不是神奇非常,内有玄妙。

  就如同这次受到的血肉缺失之伤,若非有玄妙暗藏,仅靠药力,如何能修补完成,反而顺势壮大气血。

  这次,秦阳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,不只是拾取技能的开发,就连对紫霄道经的了解,都远远不够。

  也就是说,以后纵然不融汇功法,只要找到一些内含神妙的高级丹药,也能从中提取出法门,融入道经之中么?

  稍稍感受了一下,龙血宝丹之中的神妙被纳入道经,自己就像是凭白多了一种本能一般的疗伤法门,只不过现在,这疗伤法门,只能利用封存在右胸的药力来疗伤而已。

  秦阳没一点不满足,凭白得了一门疗伤法门,需要施法材料什么的,那都是后面的事了。

  “裘兄,你怎么样了?”陈友达的一张大脸凑过来。

  “恢复如初。”秦阳站起身,对着福伯欠身道谢:“多谢福伯厚赐。”

  “无需道谢,你救了友达,些许外物,不值一提。”福伯乐呵呵的抚着胡须,看起来心情不错。

  “裘兄,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,你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一段时间,再养养,这次可多亏了你,想想我都后怕。”

  秦阳默不作声,一脸无语,这会儿知道怕了?

  特么当时听着淫词艳曲,看着丰乳细腰蜜桃臀,品着海族的美酒,被白花花晃傻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怕?

  秦阳眼睛一闭,生怕再看着陈友达的脸,手会不由自主的再抽他俩耳刮子……

  ……

  另一边,随着海妖彻底消失,洞府出现破洞,第三身的永恒安眠地。

  肥橘猫还在房顶上晒太阳,花想容和几个不死心的修士,依然还在玩无限循环的快乐游戏,纵然早做了记录,防止自己忘掉,知道了这里的真实情况,也依然毫无所获。

  房顶上晒太阳的肥橘猫,懒散的眯着眼睛,斜了一眼又进入渔村的众人,打了个哈欠,弓着身子伸了个懒腰,踏着步子,似是脚踏台阶,拾阶而上,一路走到高空中。

  “嗷呜。”

  一声中气十足的嚎叫,这里的一切顿时停顿了下来,还留在这里的人,尽数被定格在原地,而后化为一道道流光,全部被驱逐出去。

  肥橘猫身形一晃,化作千丈高,张口对着下方一吸。

  霎时之间,第三身的永恒安眠地,犹如一张摊开的丝绸画作,被人揉到了一起,然后飞入肥橘猫的口中消失不见。

  顿时,从石门之外,再次走进去的时候,见到的就不是永恒安眠地,而是正常的破败宫殿。

  肥橘猫恢复原来的大小,晃着满身肥肉,踱着步子,行走在破败的行宫之中。

  走到海天神泉的时候,盯着地面看了看,不爽的打了个喷嚏,而后一巴掌,将旁边的机关雕像,也拍碎了一座。

  昂着头,竖着尾巴,继续走,走到王宫正殿,肥橘猫轻轻嗅了嗅鼻子,绕过破损灰败的王座,来到王座后方,盯着地面上一滩没有凝固的鲜血,瞳孔慢慢的扩散到最大。

  看了良久之后,肥橘猫咧着嘴一笑,张口将地面上这滩鲜血,连同十数丈大的石头地面,一起吞噬到腹中。

  而后这才继续踱着步子,向外走。

  顺着破洞的位置,走出行宫,肥橘猫行走在海中,也如同行走在平地上,昂着头,竖着尾巴,闲庭信步。

  而周遭闻讯赶来,进入到行宫的修士,也似没人看到这幅诡异的画面,皆是自顾自的冲进行宫之中。

  肥橘猫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些修士,走出海面之后,再嗅了嗅鼻子,继续迈着步子,晃着一身肥肉,不紧不慢的向着海岸线的方向而去。

  一晃三天的时间过去……

  秦阳跟一个咸鱼一样,待在陈友达的别院里,躺在靠椅上晒太阳,生装还是一个重伤的病号。

  而陈友达,也被彻底禁足,被勒令待在别院之中,好好调养,回想这次的收获与不足,还被勒令详细写出心得和过程。

  秦阳抬了抬眼皮,斜眼看了一眼远处的房间里,陈友达愁眉苦脸的握着毛笔,秦阳咧着嘴,幸灾乐祸的呵呵直笑。

  正闭目养神呢,秦阳抬了抬眼皮,就见旁边的假山上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肥的过分的橘猫,正揣着手趴在那,直勾勾的盯着自己。

  “这是友达府上的人养的么?养这么胖,不害怕胖死……”秦阳嘀咕了一句,也没在意,陈友达的别院,现在防备最是森严,外来的虫子都飞不进来,一只橘猫,自然是府中人养的……

  当时在永恒安眠地,情况紧急,秦阳压根就没来得及,记录肥橘猫的事,就已经被传出去了,出去了之后就直接离开了……

  哪还记得这只诡异的肥橘猫……

  而此刻,秦阳乐呵呵的伸手一挥,旁边的矮桌上便出现了一堆吃的,挥了挥手,诱惑肥橘猫过来。

  “喵,过来。”

  肥橘猫晃着一身肥肉,一步三颤,从假山上下来,跳到矮桌上,伸手扒拉着桌上的吃的,看不上的全部拨到地上,唯独剩下糖果,两只爪子灵活的剥掉外面的黄纸,喊着一颗糖,嘴里吧嗒个不停。

  “都胖成这样了,还爱吃糖,平时没少吃吧,看这动作熟练的。”秦阳一脸无语,伸手摸了摸肥橘猫的脑袋。

  谁想,手刚伸过去,快要摸到的时候,肥橘猫的身体却灵活之极的一扭,爪子随手给秦阳手上来了一下。

  秦阳直觉手背一痛,瞬间缩回了手,看着手背上的三道血痕,暗暗心惊。

  自己的肉身现在比之筑基体修还要更强三分,只是压制着没有晋升而已,这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肥橘猫,竟然能破开自己的堪比玄铁质地的皮膜?

  秦阳摇了摇头,真元随意一转,流转到手背。

  只是真元流转之后,秦阳盯着自己的手背,面色僵在了那里。

  竟然没有恢复!

  暗暗运转新得到龙血宝术,调动右胸的一丝药力,覆盖到手背,竟然也没有恢复。

  再想到手臂上的牙印和小血洞,到现在还没恢复……

  秦阳缓缓的转过头,看着蹲在矮桌上砸吧嘴的肥橘猫,对比了一下肥橘猫的牙口。

  哪里还不明白,在永恒安眠地,就是被这只诡异的肥橘猫咬了一口。

  再想到刚才那一瞬间,肥橘猫展现出的速度,秦阳后脑渗出冷汗,以这肥橘猫的速度,轻而易举就能用爪子划破自己的喉咙……

  再加上这种诡异的特点,伤势无法恢复,只需要划破自己的血管,自己就能流血流到死为止……

  惹不起,惹不起……

  再说,跟着肥橘猫可无仇无怨,必须说清楚。

  秦阳挤出一个笑容,拱了拱手。

  “大佬,有话好好说,没必要动手吧。”

  肥橘猫吃完一颗糖,又熟练的拨开一颗,含在嘴里吧嗒,坐在那昂着头,盯着秦阳。

  “你看啊,我们无仇无怨的,我帮着你的主人超度一下,就再也没人能利用她的肉身了,能一直安眠下去,我可是做了好事,你不去找那些人,找我干什么,我是学了渔眠安神曲,毕竟,你的主人也不希望渔眠安神曲失传吧?

  海妖的记忆化身,也被我用渔眠安神曲湮灭了,曾经的一切,都彻底结束,你来找我是要竹笛么?”

  秦阳暗暗一叹,惹不起,竹笛而已,反正渔眠安神曲,又不是只有这只竹笛能奏响,威能只跟自己的理解有关,跟乐器没多大关系……

  拿出竹笛,递给肥橘猫。

  然而肥橘猫只是嗅了嗅鼻子,看了一眼之后,便用爪子将竹笛推了回来。

  “你不要竹笛,那你要什么?”秦阳收起竹笛,心里反而更加警惕,这惹不起的大佬到底要干什么?

  肥橘猫身形一晃,伸出爪子,瞬间便在秦阳手臂上划出一道尺长的口子,鲜血喷涌而出,肥橘猫张口将鲜血吞噬掉。

  直到鲜血喷了十几个呼吸之后,肥橘猫才跳到秦阳身上,伸出舌头,轻轻一舔秦阳的伤口,伤口顿时直接愈合。

  顺便又将秦阳手臂上的小血洞,手背上的爪痕,一起舔了一遍,顿时,所有的伤口尽数愈合。

  完成这一切之后,肥橘猫又自顾自的扒拉一颗糖,含在嘴里,揣着手,趴在了秦阳的脑袋上,闭上眼睛打盹。

  秦阳黑着脸,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又抬了抬眼皮,看着脑袋上顶着的一只,起码二十斤起步的肥橘猫。

  “大佬,我们商量一下,就算你赖上我了,能不能别趴在我脑袋上,我头顶着一只这么肥的橘猫,我还要不要面子了?”

  肥橘猫不为所动,继续揣着手打盹。

  秦阳站起身,腰身微微一矮,身体瞬间爆射出去,冲出去十数丈之后,又骤然停下,如此不断的在院子里狂奔。

  好几圈之后,秦阳面色发黑,肥橘猫依然是揣着手,跟没骨头了一样,趴在他的脑袋上,睡的香甜,完全没有一点被甩下来的趋势……

  “大佬?”秦阳试探性的叫了一声。

  肥橘猫没反应。

  秦阳恶向胆边生,慢慢的伸出手,抓住肥橘猫的身体,见肥橘猫还没反应,便忽然发力,抓住肥橘猫的身体,猛的一提。

  “嘶……”秦阳猛的倒吸一口冷气……

  肥橘猫就像是长在了他的脑袋上,这猛的一提,自己的头皮,差点被自己撕掉。

  而肥橘猫睡的更香了,还特么的打鼾……

  “裘兄,你在干什么?”窗户边,陈友达探出脑袋看了一眼,然后微微一愣,顿时一脸想笑不敢笑的表情:“裘兄,你什么时候养猫了?还养的这么胖……”

  秦阳面沉似水,阴的快要渗出黑水了,一言不发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  回到房间,秦阳一咬牙,大力拍了拍肥橘猫的脑袋,它还是没反应。

  秦阳眼睛一转,拿出一包糖果,凑到肥橘猫脸前,肥橘猫嗅了嗅鼻子,慢慢的睁开眼睛。

  秦阳赶忙道:“大佬,咱们商量一下,你是赖着我也好,但是你能不能别趴在我脑袋上,我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,这样还要不要面子了?”

  肥橘猫打了个响鼻,一脸不屑。

  一计不成,秦阳另生一计。

  “那这样说吧,你趴在我脑袋上,太招摇了。

  永恒安眠地,只能抹去人在里面经历的记忆而已,却不能抹掉真是存在的东西,你的存在,肯定有不少人知道的,你趴在我脑袋上,明天我就成了全城笑柄。

  而且我去过那里,现在头上又顶着一只你这么肥的橘猫,只要不是傻子,肯定都知道,你就是那里的肥橘猫,你说以后还有安生日子么?

  你是不怕,可是我死了,你赖着谁去?以后可再也没有渔眠安神曲的传人了!”

  肥橘猫吧嗒着糖果,不为所动,一副你继续说,本座听着的架势……

  秦阳拉长着脸,一咬牙。

  “你可别逼我,逼急了,大家都没好日子过!

 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鲜血香甜还是怎么的?你只取了那么点,肯定是要放长线,钓大鱼的吧,以后肯定还要继续需要吧?”

  橘猫很自然的点了点头,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。

  尼玛还有脸点头!

  秦阳气的够呛。

  “那行,我给你点也没什么,我气血旺盛,偶尔损失点普通鲜血,就当是献血做好事,促进新陈代谢了,我可以给你点,但是我们约法三章。”

  橘猫抬了抬头,示意继续。

  “第一,不能趴在我脑袋上!绝对不行!”

  “第二,既然你赖上我了,那我遇到事情,你总不能光吃干饭,不干活吧?总要出点力。”

  “第三,万一有人认出你了,多不好,我们就没安生日子了,所以……”

  秦阳的话还没说完,肥橘猫便满脸不情愿,抖了抖一身肥肉,跟没骨头一样,从秦阳的脑袋上滑下来,趴在了秦阳的肩膀上。

  而后身形一闪,便没了踪影,秦阳自己都看不到肥橘猫了,也感觉不到肥橘猫的存在了。

  转瞬之后,肥橘猫的身形浮现,再次趴在那,揣着手,吧嗒着嘴里的糖。

  “行吧,那我再问个问题,大佬,你赖着我图什么?”秦阳趁机再问了一句。

  然后……

  肥橘猫已经睡的香甜,细微的鼾声响起……

  秦阳拉长着脸,面色又黑了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