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爱尚小说网->神医农女:买个相公来种田->第八百三十七章 陆弃道歉

第八百三十七章 陆弃道歉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姜氏是大姓,苏清欢也知道。

  如果姜青萝所说属实,那定然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。说不定又是后院女人们相互斗法,姜青萝生母惨败,结果连女儿都成了牺牲品。

  可是她是镇南王的人,所说的话这屋里的人,哪个都不相信。

  蒋嫣然道:“既然是从小在勾栏里长大,应该被教得知道察言观色,温驯听话。你进来便口口声声让夫人饶命,难道是想说夫人不容人,要对你如何?就冲着这句话,在别的府里,也该拉下去打死了。”

  姜青萝连道不敢。

  蒋嫣然又道:“打量着夫人是软性子,想欺上瞒下就是你错了。夫人心软,但不欠你。你身世堪怜,不代表这些人就要对你网开一面。我劝你一句,有话直说,梨花带雨那套,除了徒惹人厌烦,对你并无好处。”

  “奴多谢蒋姑娘教导。”姜青萝拭泪向蒋嫣然行礼,然后对苏清欢道,“夫人,奴从小便知自己是玩物儿,不敢生出旁的心思,在勾栏中听调教嬷嬷的话,想着将来听主子的话。但是知道要送来您身边,忐忑不已。来了这些日子,一直在想如何能向您表忠心,恨不得立刻能立功,给自己挣一份前程,好歹过几年好日子。”

  说着,她有几分黯然,抬起头来看着苏清欢,美目含泪:“可是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只有几个镇南王府的嬷嬷教奴和姐妹规矩,然后便送了奴过来,让奴好好伺候,旁的真的什么都没告诉奴。”

  苏清欢有些明白过来,她的意思是想做双面间谍,奈何人家真只是把她当个送人的玩意儿,什么都没接触到。

  她淡淡开口:“无论你说的真假,我可以告诉你,我从来未曾指望过从你们身上得到过什么。将军府不是善堂,但是也不是虎狼窝。只要你们安分守己,总有你们一口饭吃,日后将军如何打发你们,我不得而知。但将军并不像外界所传那般暴戾恣睢,草菅人命,你们大可放心。若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自己藏好,被发现了,将军的手段,酷烈到何种程度,我也不得而知,更不会心软为你求情。”

  谁活着都不容易,悲惨值得同情,但是不是有恃无恐的理由。

  姜青萝含泪道:“夫人的教诲,奴铭记于心,不敢忘怀。奴本也知道,夫人宅心仁厚,不会为难奴等卑微之人。可是,可是奴听说您要搬走,立时就慌了。夫人,您要是走了,将军不会留我们性命的。奴不甘心,奴没想过害人,就想过几天好日子,哪怕几日也好……”

  姜青萝跪伏在地,泣不成声。

  她走了,陆弃会杀了她们?

  苏清欢觉得这脑回路有点清奇。

  “那你想求什么?”她淡淡道。

  姜青萝语塞,半晌后才嗫嚅着开口:“夫人如果果真要走,奴想跟您要个恩典,把奴放出去。奴现在身无长物,没什么可以报答您的。但是奴愿意被发卖,日后若有机会,结草衔环,报答您的大恩。”

  陆弃若是迁怒,她们活不成。

  冷血战神,只有对苏清欢的时候才有温度。

  苏清欢不自知,但是姜青萝很聪明,即使对陆弃的种种事迹都是道听途说,亦可以让她有所判断。

  所以她是真的慌了,没有再考虑就匆匆赶来,希望能有一线生机。

  蝼蚁尚且偷生,更何况人呢?

  苏清欢想了想,刚要开口,便听到外面小丫鬟略慌张的声音。

  “将军您回来了!”

  小丫鬟声音脆脆的,声量很高,显然是有报信的意思,白苏、白芷调教有功。

  苏清欢还没来得及站起来,就见帘子被掀开,陆弃大步走进来,步履带风,冷面含霜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陆弃开口后才看到地上跪着的姜青萝,眉头蹙起。

  苏清欢扶着腰缓缓站起来行礼,平静道:“刚才姜青萝来请安,说要求我饶命,我便多问了几句,并没有拈酸吃醋,为难她之意。”

  其实她看出来了,陆弃进门后根本没有看姜青萝,问的是她要搬走之事。

  可是她心里就是有些酸,故意避重就轻气他。

  姜青萝却吓坏了,瑟瑟发抖道:“将军,夫人没有为难奴,是奴,是奴……”

  “放肆,谁让你插嘴了!滚出去!”陆弃怒气冲冲地道。

  他本来想质问苏清欢,但是想着自己之前冲动的事情,还是按下火气;最重要的是,他不想让别人看轻她,以为自己真的不在乎她。

  至于这些姜青萝李青萝的,陆弃多一眼都懒得看。

  姜青萝瘫软在地,动弹不得。

  苏清欢给了白苏一个眼色,让她扶着姜青萝出去,让其他人也都退下了,指着榻上的位置道:“将军坐下说吧。”

  她原本以为,西夏来使,陆弃会十分忙,不会关注到自己离开的事情,没想到,他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,而且还匆匆赶了回来。

  “你往府外搬东西,经过我的允许了吗?”陆弃厉声道。

  苏清欢起身给他倒了杯茶,在他对面坐下,神色平静。

  “我以为,我已经和将军说明白了。我带走的,只有我的衣服,若您不放心,可以让人打开查验。”

  苏清欢说这话的时候,心情莫名地爽。

  她从陆弃眼中看到了后悔和挽留之色——十年,已经足以让她看清楚这个男人每一个细微的表情。

  她的男人,从来都不笨,无论失忆前后。

  所以现在想来,他应该知道了事情是真相。

  所以,为什么她不反虐回来呢?

  她疼得都万箭穿心了,也让他好好难受一下。

  陆弃脸色晦暗,似乎要发怒,但是好像又想缓和关系,这种纠结之下,他的脸色有点扭曲。

  “我不许你走!”陆弃有些艰难地道,“那日之事,是我误会你了,我向你道歉。但是你打算不告而别,是你的不对。”

  苏清欢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,之前死的念头都有了,现在却莫名其妙很高兴。

  大概是因为陆弃道歉了?或者因为他对别的女人不屑一顾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