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爱尚小说网->谢郎走江湖->第二百六十四章

第二百六十四章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“忠兄,你那清醒剂还带在身上吗?”谢钦问唐忠。

  唐忠闻言一愣,随即点点头道:“带着的。”

  “那好,”谢钦也点了点头,“我们待会过去,先直接把那些守卫都打晕了,再把他们绑到一起,然后你再用清醒剂让他们清醒过来。”

  “嗯,可以。但是有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谢钦问道。

  唐忠道:“如果光是打晕的话还好,但用麻醉手枪就不行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谢钦问道。

  唐忠道:“因为‘散雾倒’的药性太强,被它迷晕的人,用清醒剂是弄不醒的,非要等个

  迷晕的人,用清醒剂是弄不醒的,只能等大半天药效过去自然醒来。”

  谢钦恍然大悟:“明白了,也就是说,咱们不能用麻醉手枪了。”

  “对。”唐忠点了点头。

  谢钦回想起了几个小时前,众人营救唐敢的时候,哥老会街舞队那帮人里,有一半中了小玉的麻醉针,还有几个人挨了忠兄的钢针,不也被他拿清醒剂弄醒了?便问唐忠。

  唐忠听罢,回应道:“是这样,清醒剂能解开一些药效不是很强劲的麻药,我的钢针上面淬的也不是‘散雾倒’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?”谢钦问道。

  “很普通的麻药。”唐忠回答。

  “我的也是,很普通的麻药。”祖予姬的声音在耳机中响起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谢钦点了点头。

  唐忠道:“除了麻醉手枪不能用,别的都是可以的,我的钢针,小玉的麻醉针,都可以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谢钦道。

  “那我们就快走吧,时间紧迫。”

  虽然众人是边走边说,但唐忠还是有些焦躁,这种情绪从他被唐书彦暗算以后清醒过来就出现了,只是现在表现得越来越明显,毕竟被掳走的人是自家小姐啊。

  他有点关心则乱,不过也不光是他,众人都是如此。

  “注意,你们前面有一个守卫。”

  走了不一会儿,祖予姬的声音传来。

  三人停下脚步,就听祖予姬又道:“往你们那边走了。”

  三人闻言,立刻就近找掩体躲了起来,附近正好有一摞杂物,他们就躲在那后面了。

  过了几秒钟,谢钦探出头去看,就见一个守卫慢悠悠地过来了,还真是朝着他们这边来的。

  谢钦不动声色地缩回头去,冲唐忠和戚不二做了个手势,告诉他们人来了,随时准备行动,二人点了点头。

  谢钦则握紧了甩棍,等着那个守卫过来。

  他屏息静气,过了一会儿,就听到了逐渐走近的脚步声。

  咚、咚、咚……

  越来越近了。

  谢钦还是不动声色,他没探出头,而是侧头盯着掩体的拐角,过了一会儿,他看到了一只鞋。

  接着是身子,那个守卫到了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谢钦忽然伸手抓住了那守卫的右臂,骤然发力,把他拉了过来,接着对着他的小腹来了一记膝撞。

  守卫还没反应过来,小腹就结结实实地吃了一下,顿时痛得弯了腰,正要发出痛叫,嘴巴已经被谢钦一把捂住。

  谢钦趁机举起甩棍,重重地一柄砸在这守卫的后脖颈上,守卫哼也不哼一声,当时就昏了过去。

  “继续行动。”谢钦对唐忠你和戚不二说。

  三人继续往仓库的方向走去。

  没走一会儿,祖予姬又发来了消息,说是附近有两个守卫。

  三人立刻放轻了步伐,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。

  两个守卫正在侃大山,天南海北什么都聊。

  谢钦一见是两个人,直接掏出了麻醉手枪,瞄准了其中一人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唐忠见状,低声说道。

  “安啦安啦。”谢钦回应,“我枪法很准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说这个。”

  唐忠说着,还伸出手去拦谢钦,但太迟了,谢钦已经扣下了扳机。

  就听一声微不可闻的“咻”,玻璃子弹飞出枪膛,向那两个守卫飞去。

  “快躲起来!”唐忠低喝一声,拉着谢钦就往一边的掩体跑去。

  “怎么了,我枪法很准的……”谢钦一头雾水。

  “射程不够啊!”唐忠低声喝道。

  他们离那两个守卫的距离在十米以上,麻醉手枪因为经过改造的缘故,有效距离比普通手枪短得多,过了十米就不准了。

  谢钦被唐忠拉到杂物后面,听到这话一拍额头,叫了声:“哎呀,我倒忘了这个!”心说我真是个智障,光想着给大家秀一下我的枪法了!

  他这正懊悔呢,那边玻璃子弹冲着其中一个守卫的后脑勺准确地飞了十米,然后就歪了,最后从两个守卫中间穿了过去,正打在前面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墩上,啪嚓一声,撞了个粉碎。

  “嗯?”一个守卫止住了话头,打量起了四周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他的同伴问道。

  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守卫问道。

  “什么声音?”同伴显然没有听见。

  守卫道:“玻璃碎掉的声音。”

  “玻璃碎掉的声音?”同伴先是一愣,随即摇摇头道,“没听见,是不是谁把酒瓶子摔地上了?你也知道,黄哥的人里有个爱喝酒的,三天两头喝高了撒酒疯。”

  他们声音不大,但谢钦耳力极好,听了个一清二楚,心下暗忖,那个爱喝酒的,可能就是刚才解决掉的“貌似会醉拳”的家伙(想到这里他不禁又老脸一红),而他们口中的黄哥,想必就是那家伙之前的顶头上司了。

  “嗐,什么黄哥,”那个守卫摇了摇头,“现在我们都在门主手底下的办事,就都是门主的人,没什么黄哥的人李哥的人之分。”

  他的同伴听了,哂笑道:“哎哟,瞧你这话说的,你能说自己不是李哥的人么?”

  守卫道:“都说了,我们是在给门主办事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。”同伴摊了摊手,表示说不过他。

  守卫想了想,又冒出来一句:“哎,不过这话你可别跟李哥说啊。”

  同伴斜了他一眼。

  “哈哈哈!”同伴大笑三声,“我看你刚才那么大义凛然,还以为你表里如一呢,没想到也就是嘴上说说!”

  “那个,不管怎么说,我们都是门主的人嘛。”守卫讪讪地说道。

  “那你还怕李哥听了去?”同伴反问。

  守卫干咳了一声:“理儿是这个理儿,但李哥不是好面子嘛,咱们底下人说这个……我怕他听了会不高兴。”

  “哼,那不还是嘴上说说嘛。”同伴哼了一声,但并没再追究下去,放过了他。

  你们聊得还挺嗨,谢钦心说,旁若无人的,啊,虽然在他们看来,旁边确实没人就是了。

  唉,只可惜那颗子弹,就这么浪费了,谢钦暗暗摇头,我刚才到底在想什么?怎么脑袋一热干出这种事情来!太不应该了!往后可不能这样了。

  他正想着,就听前面又传来了声音:“嗯?那是什么?”

  是那个守卫在说话,谢钦心里一动,他看到什么了?

  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他的同伴也问。

  守卫道:“你看那里,是不是有一团水汽?”

  水汽?谢钦心里又是一动,悄悄探出头去一看,就见那俩守卫前面的石墩上升腾起一股蒸汽样的物质来。

  一看之下,他心里明镜似的,什么水汽,这不就是见到空气汽化的“散雾倒”嘛!

  那“散雾倒”看起来有些稀薄,毕竟已经出来一会儿了,要是再过了一会儿,可能就彻底被空气给稀释掉了。

  那同伴听了守卫的话,转头一看,咦了一声道:“确实是水汽啊,这玩意儿哪冒出来的?”

  “不知道,”守卫摇了摇头,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那太好了!谢钦心里一喜,这真叫一个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!我说你们这些守卫,智商就不能高一点么?

  “哎?你要过去看?”同伴叫道,“不妥吧?”他倒是有点脑子,知道贸然过去不妥。

  你别说出来啊!谢钦心道,他说守卫智商不能高点那只是吐槽,智商低了也方便大家办事,但智商要是高了那真是麻烦一堆。

  “有什么不妥的,我去看看。”

  好在守卫没理同伴,摆了摆手,迈步就走了过去。

  谢钦见状,心里一动,起身出了掩体。

  “你去哪儿?”唐忠惊讶地问道。

  “来不及解释了,你们看着就好!”谢钦低声说道,蹑手蹑脚地快步向那守卫的同伴摸了过去。

  几秒钟的功夫,守卫走到了汽化“散雾倒”跟前,他打量了这团水汽两眼,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便凑近了想要仔细瞧瞧。

  这一凑近不要紧,“散雾倒”直接就有一缕被他吸进了鼻子里,你想“散雾倒”是何物?那可是超级强效的麻药,即使在空气中消散了不少,浓度也没有丝毫降低,守卫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,当时就两眼一黑,昏了过去。

  他的同伴见他走到水汽跟前弯腰察看,已经觉得很不妥,现在见他忽然倒了,顿时就蒙了,连忙叫道:“喂!你怎么了!”

  他说着,还待要上前察看,却不知这时候谢钦已经到了他身后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